• 本月热门标签:
  • 汽车

当前位置: 天长重大新闻 > 汽车 >

共享汽车陆续退出市场 押金难退、用户体验差、

2019-06-16 19:52 - 查看:
4月24日,航拍共享汽车停放地。浙江杭州近3000辆被淘汰的新能源共享汽车密集停放在钱塘江边。(图片来源:中新社) 【讯】戴姆勒旗下共享汽车品牌Car2go宣布本月30日全面停止在中国

  4月24日,航拍共享汽车停放地。浙江杭州近3000辆被淘汰的新能源共享汽车密集停放在钱塘江边。(图片来源:中新社)

  【讯】戴姆勒旗下共享汽车品牌Car2go宣布本月30日全面停止在中国的运营。此前,友友用车、EZZY等共享汽车平台也陆续宣布停止运营。共享汽车行业在一番激烈竞争后暴露出哪些问题?下一步,共享汽车将驶向何方?

  大陆央广网报道,Car2Go在2016年4月正式进入中国,并首选在重庆进行投放和运营,后将范围扩展至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这次退出市场,Car2Go中国方面表示,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都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不得不告别”。

  目前即行Car2Go中国官方网站已无法登录,App上也显示站点暂无车辆可用。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Car2Go使用的是奔驰smart和腾势电动车两种车型,在保养、运营方面投入的资金,都比其它共享汽车高出很多。再加上“低消费”的运营模式,难免会加大企业资金压力。

  此前已有多家平台因运营难,陆续退出竞争。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认为:共享汽车属于“重资产、重运营、重体验”的行业,随着众多平台的兴起和扩张,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但大多处于大规模投入期,都没有盈利,一些运营成本高、服务能力差的企业难免被淘汰。

  罗磊表示:“首先汽车在向家庭普及,在一二线城市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汽车,大家对共享出行的需求未必有那么迫切。第二点,共享出行特别是分时租赁的车的利用效率可能还不及私家车。运营效率低了以后,整个运营起来,本身的成本跟收益就不成比例。”

  另一方面,停运、押金难退、用户体验差等问题也成为用户对共享汽车的投诉重点。

  据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副秘书长宁海介绍,2018年受理的共享汽车相关投诉超过1200件,主要集中在计费混乱、押金难退、索赔繁琐、商家推诿等方面。

  北京消费者李先生近日租用了一辆分时租赁汽车,本以为使用简单还便宜方便,哪料使用后,不仅耽误了工作,还多花了不少钱。李先生说:“仪表盘显示油量还能行驶70多公里,但没开多远车就没油了,最终花了800多元的拖车费和租金才解决问题。但这家公司却认为这是车辆生产厂家的责任,拒绝弥补我的损失。”

  此外,共享汽车的出现也造成了很多交通事故的发生。近日,一名新手司机开共享汽车撞到一名推婴儿车的女子,导致婴儿车内的男婴死亡......

  该事故发生在湖南湘潭大学附近。一名23岁的大学男生驾驶共享汽车与一名推婴儿车的女子相撞,婴儿车内年仅1岁6个月的男童经抢救无效死亡。经调查,该男子在5月中旬刚刚考取驾照。目前事故的肇事者已经被警方控制。

  而就在不久前,珠海拱北桂花路先后发生两起共享汽车引发的交通事故,驾驶车辆的都是新手司机。

  虽然并没有有关新手司机租用共享汽车发生事故的统计数据。但是业内专家建议,出于安全驾驶的考虑,共享汽车平台应该对用户的驾驶技能等方面,进行强制性的统一培训和考核。

  近年来,巨大的市场“蛋糕”吸引众多资本进入共享汽车领域,但平台数量和规模快速扩张导致“洗牌”加剧,服务能力建设滞后。那么,下一步共享汽车将驶向何方?

  新华社9日文章称,据罗兰贝格战略咨询公司分析预测,2025年中国的分时租赁汽车将达到60万辆;未来中国共享出行将达到每天3700万人次,对应的市场容量高达每年3800亿元,潜在需求带来的关联市场容量有望达到1.8万亿元。

  巨大的市场空间,吸引众多大型国有车企重金“杀入”。今年5月28日,“东风出行”首批1000辆共享汽车在武汉投入运营;2016年5月,上汽集团投资EVCARD,当前投运车辆已超4万辆……一些造车“新势力”也强势进入。如格罗夫氢能汽车公司日前宣布今年将在重庆生产200辆面向分时租赁市场的氢能汽车,计划明年量产的1万台车辆也将主要用于共享汽车业务;今年3月,苏宁、阿里、腾讯等企业携手一汽、东风、长安,共同出资97.6亿元打造T3出行公司。

  随着众多平台的兴起和扩张,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目前全国共享汽车企业超过50家,但大多处于大规模投入期,都没有盈利,一些运营成本高、服务能力差的企业难免被淘汰。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说,一些平台过于注重规模扩张而忽视了运营和服务,有的平台甚至挪用用户押金用于经营。企业应摆脱“押金为王”“烧钱补贴”模式,谨防重蹈共享单车的覆辙。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朱巍认为,“现在面临几块问题,第一是汽车的停车问题,如果政府没有一定的政策扶持,停车成本包括政策风险很大。第二是法律风险,在共享汽车领域,包括平台资质、租赁之后车的押金问题、对押金的使用和事先的监管,以及用户一旦在平台上出现问题如何去追究责任等,国内没有这样的法律规定。未来要看政策和法律的明确化,这些问题明确之后,成熟市场才可能形成,并且可能形成几个寡头,这个时候我觉得共享汽车的时代才真正到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