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长重大新闻 > 互联网 >

2019年泛互联网新职业教育如何在“寒冬”中崛起

2019-08-26 09:20 - 查看:
经济寒冬来势汹汹,降薪、裁员的浪潮席卷互联网人。数据显示,2019年裁员的头部互联网企业达29家,涉及人数达16万余人,尚不包括数量更庞大的中小型互联网企业。与此同时,人工

  经济寒冬来势汹汹,降薪、裁员的浪潮席卷互联网人。数据显示,2019年裁员的头部互联网企业达29家,涉及人数达16万余人,尚不包括数量更庞大的中小型互联网企业。与此同时,人工智能、5G等高精技术加速发展,应用场景越来越多,这对IT、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等从业者有了更高的技术要求与效率要求。

  面对各方压力,互联网人的焦虑来的迅猛,来的突然。归根结底,当人们无法再借助平台红利狂奔时,提升竞争力就成了“不确定时代”中少数可控的事情之一。

  据数据统计,互联网职业教育的市场规模在2019年高居第二。《2019年中国互联网职业教育行业分析研究报告》指出,2019年中国互联网教育规模预计达到1111亿元,而互联网职业教育市场份额占比达30.2%,市场潜力巨大。

  与市场规模相呼应的是政策红利。2019 年 2 月,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对职教改革的支持力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4 月,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还公示了人工智能等13个新职业。

  由此,相比传统互联网职业教育更贴近时代脉搏的泛互联网人在线新职业教育开始爆发。

  相比过去传授单一技能的传统职业教育,泛互联网人在线新职业教育是互联网+时代下,人才价值提升和国家、行业对新职业需求共同作用出现的新品类。

  那么,接下来将如何定义泛互联网人在线新职业教育的目标?又将借助什么样的方式去培养一批面向未来的“泛互联网人”呢? 我们可以试着从教育本身的发展规律和目前行业需求出发,窥见该新教育品类的“冰山一角”。

  相比垂直领域,泛互联网没有明显边界,IT、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以及使用互联网技术和应用的广大从业者都属于泛互联网人群的范畴。

  泛互联网新职业教育与传统互联网职业教育可体现出三点区别。一是模式区别,传统互联网职业教育侧重线下模式,成本高企,不利于企业间的成本结构竞争。而泛互联网新职业教育以线上为主,模式轻,并且兼职讲师比全职教师的运营成本要低很多;二是教学目的区别,传统互联网职业教育更偏重就职,而泛互联网新职业教育偏重的则是职业提升;三是满足用户自身发展需求的区别,传统互联网职业教育覆盖小白用户趋多,这些用户更多是被动学习型,而泛互联网人新职业教育则以职场人为主,他们是自驱学习型,自驱学习型的人与被动学习型的人的自我提升意识不同,这也是决定课程复购率的核心因素。

  因此,泛互联网人新职业教育对于人才赋能的优势在于,线上模式更符合他们身处职场的作息时间和碎片需求,同时,解决的是他们升职加薪的实际问题。最后,泛互联网人新职业教育不仅是满足,更是促进实现泛互联网人职业提升和自我发展的长远核心目标。

  结合具体案例来看,开课吧这类新兴泛互联网人在线新职业教育平台的“产教融合思维”比较值得参考。在线直播搭配不同课程形态,以及授课、答疑、课程管理的服务模式,不仅模式轻,学员学习效率也得到了足够提升。另外,引入 “大厂”资源是开课吧产教融合的核心动作,聚拢了阿里、百度、微软、IBM、滴滴、华为等互联网科技企业,开课吧一方面试图整合全球顶尖IT和互联网企业一线师资及实战项目赋能泛互联网人,与此同时还为优秀学员提供着大厂内推机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发布的《移动互联网白皮书》还指出,近几年移动互联网的产品迭代周期已经缩短至6个月,而泛互联网行业更是因基础技术的不断迭代处于快速爆发期,因此,平台既要保证课程的前沿性以应对泛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变迁,又要确保课程在职场实操中的时效性。例如,开课吧会保持着以周为单位的课程内容迭代速顺应技术发展迭代与用户需求,每3个月课程大纲会完成超过15%的更新,会在不同时期同时结合相应的一线实战案例进行授课。

  与K12教育最大的不同是,职业教育的学习动机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职业需求的倒推”,而非面向所有群体的“有教无类”,尤其是泛互联网人在线新职业教育,学员大多是已经进入职场打磨多年、亟待转型或升职加薪的泛互联网从业者,他们对于职业提升有着极高的渴望。

  因此,只具备咨询背景或者纯理论授课的传统职业教育导师已经无法满足该群体需求,只有同时具备深厚技术理论知识和产业实战经验的综合性“高精尖”导师才能真正对泛互联网人有所赋能,而这样的师资队伍目前看来也极为稀缺。

  据了解,开课吧导师团队成员均就来自一线互联网企业,并且实战经验丰富,极具架构视野,同时也包括Python教父廖雪峰等行业顶级专家。且每节课的授课过程由主讲导师、答疑专家及助教共同完成。

  目前来看,教学内容的专业性和职场技能提升的长周期也是行业规模化发展的核心因素。换言之,身处职场中的学员要想达成升职加薪的目标,一方面需要用户能坚持上课并学有所得;另一方面,平台也要以“好内容”、“好服务”留住用户,才能最终得到有效价值反馈。

  近两年大火的知识付费为了追求更大流量,采取的方式是“给外行讲内行”,内容偏向碎片化,能卖一个知识点就有一个知识点的收益,不存在长期服务的问题,专业门槛并不高。反观“给内行讲内行”的泛互联网人在线新职业教育,自我驱动型的学员学习动机更强,学习目标更清晰,此外,学习内容更复杂,学习周期更长,因此平台长期的服务加持显得至关重要。

  因此,泛互联网人新职业教育平台不仅要搭建课程体系,而且要建立与课程体系相配套的服务体系。在这一点上,泛互联网人新职业教育平台在较为成熟的K12教育平台基础上做了升级如出一辙,例如主修课、线上课程作业、答疑社群、助教团队等等。再看开课吧,在其《Web全栈架构师》课程中,课程内容覆盖 12个章节,10个前沿模块,以及4-5个实操项目,需要学员每周进行3次在线个月。期间,平台会为每个班配备一个班主任,并有专家全程答疑解惑。

  亚洲金融危机时出现了时尚平价替代品牌优衣库,美国大萧条时出现了擅于“造梦”的迪士尼。寒冬之下兴起的泛互联网人新职业教育,也被行业内看作是“平台红利”被“人才红利”替代的重要依据。

  事实上,还有很多问题值得互联网相关产业共同探讨。比如未来泛互联网企业是否会出现自有的人才培养模式?比如强需求下是否会出现类似于MBA形式的职场高端理工科学院?互联网人“重返校园”的梦想,似乎已近在咫尺。

上一篇:上一篇:互联网是什么怎么工作的?           下一篇:下一篇:什么是互联网传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