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长重大新闻 > 国内 >

黄山旅游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近七成

2019-07-07 18:49 - 查看:
游客增幅连续五年下滑之后,2019年开年以来,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600054.SH,以下简称黄山旅游)业绩表现并不理想。 根据黄山旅游发布的最新季报,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

  游客增幅连续五年下滑之后,2019年开年以来,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600054.SH,以下简称“黄山旅游”)业绩表现并不理想。

  根据黄山旅游发布的最新季报,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4亿元,同比增长7.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356.97万元,同比下降近69.77%。

  事实上,近年来,为了更好地提振游客数量、提升企业业绩,黄山旅游正在奋力实现“二次创业”的目标。在这其中,“一山一水一村一窟”是其主要的战略布局。不过,从目前的发展来看,黄山旅游上述版图中的“一村”——宏村目前依然属于缺失的一角。

  对于业绩及企业发展相关问题,连日来,《中国经营报》记者先后多次致电致函黄山旅游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近年来,黄山旅游的游客数量并不理想。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黄山旅游风景区的游客量增幅分别为8.2%、7.1%、3.71%、2.1%、0.6%,其中,2016年的游客量增幅下滑趋势最为显著。

  为了解决游客量增幅下降的瓶颈,许多景区都会选择调整门票价格。黄山旅游发布的公告显示,自2018年9月28日起,黄山风景区旺季门票价格由230元/人降为190元/人,此次门票价格调整,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

  中信证券在一份研报中估算过,黄山景区门票价格每调低10元,黄山旅游(扣除政府分成后)利润减少1243万元,对应利润降幅为3.3%。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厅官网信息显示,2018年国庆假日期间,黄山风景区接待游客18.96万人次,同比增长10.38%,门票收入3060.59万元,同比下降11.03%。

  尽管门票价格下调刺激了游客数量,但对公司营收的促进作用并不明显。黄山旅游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收16.21亿元,同比减少9.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83亿元,同比增长40.68%。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2018年黄山旅游的净利润实现了两位数增长,但记者梳理年报时注意到,5.83亿元净利润中,有1.97亿元来自出售华安证券4900万股股票所取得的投资收益。1997年,黄山旅游登陆上交所成为“中国旅游第一股”,但二十余年长跑过后,这个拥有丰富旅游资源的地方景区龙头似乎遇上了发展瓶颈。

  在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看来,黄山旅游常年的客流量会受到景区容量、恶劣天气以及淡旺季的制约,特别在旺季时期,恶劣天气会使参观游客数量骤减。此外,黄山旅游的客流量增幅下跌还受到其旅游产品与营销活动缺乏创新、难以拓展新的营收增长点等自身因素影响,在其进入成熟的发展阶段后,对于新增游客的吸引力减弱效应逐渐凸显。

  “黄山旅游五年增幅连跌,既有国内山岳类旅游景区的共性难题,也有其作为一个国内知名的成熟旅游景区的特有问题。为了突破客流量增长瓶颈,黄山旅游的转型升级迫在眉睫。”赵晓马对记者说。

  执惠旅游创始人兼CEO刘照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最大的原因是产品迭代升级跟不上新中产消费需求的变化。作为供给端,黄山旅游提供的产品与消费结构之间存在断裂。

  黄山旅游2018年年报中提到,“报告期,宏村项目因双方共识条件尚不够成熟,公司继续保持关注。”

  黄山旅游官网资料显示,目前,集团正全面实施“走下山、走出去”的发展战略,以“规模更大、资产更优、效益更好、品牌更响”为发展目标,奋力实现黄山旅游集团“二次创业”目标。事实上,若以2016年为节点,黄山旅游二次创业已经进入第四年,其中“一山一水一村一窟”版图是其“二次创业”的重点。

  《证券时报》2016年的报道中提及,当年11月,黄山旅游先后与黄山区政府、黄山京黟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分别签署了“太平湖项目”和“宏村项目”的合作框架协议,拟合作开发黄山周边的太平湖景区、宏村景区、南屏景区及宏村阿菊等优质旅游资源。再加上花山谜窟休闲度假项目规划的启动实施,黄山旅游“一山一水一村一窟”的战略布局已经展开。

  不过,从目前的发展来看,黄山旅游上述版图中的“一村”——宏村依然处于缺失的状态。黄山旅游2018年年报中提到,“报告期,宏村项目因双方共识条件尚不够成熟,公司继续保持关注。”

  赵晓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黄山旅游从2016年11月起与宏村的实际运营方黄山京黟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由中坤集团控股)开始谈判项目收购,但该项目至今难以落实,其背后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对价问题,即双方就该项目的收购价格无法取得一致意见,这主要是因为宏村作为一个集合酒店、演艺等项目的国家5A级景区,已然是一个能为卖方带来稳定营收与利润的成熟旅游景区,因此卖方并不急于出售该项目。”赵晓马表示。

  其次是地产项目后续经营开发的问题。赵晓马直言,黄山旅游作为国企,与经营宏村项目的民企在经营模式与管理理念方面有较大的差异,因此双方也无法就后续的项目管理与开发达成一致。因此,未来双方在该项目上面的谈判仍将持续一段时间,该项目的推迟将意味着黄山旅游“一山一水一村一窟”布局还缺重要一角,二次创业项目仍有待推动,黄山景区与周边旅游景点的一体化及协同布局尚未完成。

  黄山旅游在特色小镇的打造方面面临着人才匮乏、项目协同效应有限与项目回报期长等挑战。

  在进山客流增幅五年连跌的背景下,杭黄高铁的开放运营似乎给黄山旅游带来了新的希望。2018年12月25日,连接杭州与黄山的杭黄高铁正式开通运营。

  公开资料显示,杭黄高速铁路穿越浙江、安徽两省,是长三角城际铁路网的延伸,沿途将名城(杭州)、名江(富春江、新安江)、名湖(千岛湖)、名山(黄山)串连起来,形成一条世界级黄金旅游通道。

  黄山风景区管理委员会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黄山接待进山游客59.17万人,同比增长6.34%,黄山旅游的客流增幅终于开始回升。

  黄山旅游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随着黄山市加入杭州都市圈,特别是杭黄高铁开通运营,进一步完善了现代交通体系,优质客源市场、旅游可进入性二者兼备,加上景区生态价值、品牌价值、业界口碑更加彰显,公司转型发展面临良好机遇。”

  刘照慧直言,不可否认,杭黄高铁开通对黄山景区所带来的提振效应,但出行的时间成本降低后,人们去得快回得也快,有的游客甚至不会再去第二次,过分依赖名山大川的黄山景区复游率很低,对黄山景区而言,最核心的是能否提供持续留下游客过夜的产品,过夜游客才是硬指标。旅游的本质是本地生活异地化,最大的推动力是消费需求,尽管旅游需要基础“硬件”来保障,但作为“软件”的产品内容更为重要,要让游客的时间在某个特定空间进行交叠,从而获得丰富的感受和体验。

  此外,在“一山一水一村一窟”基础上,黄山旅游还期许增添文旅投资、特色小镇、智慧旅游、文创开发等项目产品,延展和做长主业链条。黄山旅游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完成黄山蓝城小镇投资有限公司设立并启动实质性运作,接洽黄山市内三区四县多个储备项目。2019年将依托黄山蓝城小镇公司平台,开工建设“黟美小镇”项目及黄山旅游城市综合体项目,力争实现小镇项目在黄山市三区四县的“全覆盖”。

  在赵晓马看来,黄山旅游在特色小镇的打造方面面临着人才匮乏、项目协同效应有限与项目回报期长等挑战。

  “目前,黄山旅游在特色小镇商业模式的打造及后期运营等方面还缺乏足够的相应人才,将在小镇建设的落地过程中,只能充当与资源方或第三方中的协调者或沟通者角色,比如拿地中与地方政府的沟通等,缺乏在小镇建设方的经营与管理方面的话语权。”赵晓马说。

  赵晓马进一步分析指出,走下山的一个关键是聚合此前未曾掌控或涉足的资源,黄山旅游希望特色小镇能够与其黄山、太平湖、宏村、花山谜窟等旅游资源形成一个新黄山业务系统,而其间各创业项目间如何运营、协同联动,如何在业务存量与增量间形成彼此勾连互促的效应,都考验着黄山旅游的功力。除此之外,特色小镇的项目需要大量前期资金投入,且回报周期较长,从项目策划到产品研发、投资建设、运营都很费时,短时间内对于营收的提升有限,对于黄山旅游在项目上的耐心与前期投入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