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长重大新闻 > 国际 >

围棋风暴席卷超级大国 USA

2019-07-11 03:10 - 查看:
千年的文明,世界齐分享。前不久,在曼谷第四届世界大学生围棋锦标赛拉开序幕,黑白棋子,成为人类共同的语言。蓝眼睛、金头发,专注博弈的眼神中,分明看到,古老的围棋,正

  千年的文明,世界齐分享。前不久,在曼谷第四届世界大学生围棋锦标赛拉开序幕,黑白棋子,成为人类共同的语言。蓝眼睛、金头发,专注博弈的眼神中,分明看到,古老的围棋,正掀起了一片新天地……

  一对美国兄弟棋手同场参赛格外引人关注。这对名叫瓦格纳的美国兄弟,哥哥是霜堡州立大学经济系大四学生,弟弟是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系大二学生。论围棋,弟弟是美国业余6段,也是哥哥的老师。

  弟弟在第一轮B组赛中就战胜了奥克兰大学的选手后,事后愉快接受记者采访:“中国围棋很深奥,阿尔法围棋很神奇!我很喜欢围棋。”

  这次兄弟俩结伴来到曼谷,首次亲身体验世界大学生围棋大赛。瓦格纳兄弟表示:“大学生围棋赛以棋会友,大家很愉快。”

  中国的围棋之风刮吹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现在要说美国人有多喜欢围棋?这个问题不得而知,不过有几个关于围棋与美国人之间发展的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下面这位来自波士顿的美国棋迷名叫Andrew Hall,这是关于他的故事。

  26岁的波士顿人Andrew Hall是一名程序员,结缘围棋已经有10年的光景,水平达到业余2段左右。性格开朗的他被朋友们视为开心果,更多朋友戏称他为:波士顿围棋的吉祥物。自从Andrew Hall接触围棋以后便疯狂地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最让大家惊讶的是,某一天大家突然发现Andrew Hall手臂上突然纹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图案,大家定睛一看,原来他居然在手臂上纹了一个围棋定式。把围棋纹在身上,这不是真爱是什么?相信这个围棋定式对他来说有着不一般的意义。

  有次一个朋友对他说:“Andrew,别闹了,这个定式是错的!”朋友的这句话着实让Andrew郁闷了好久。“这可一点都不Cool。”不过他这位朋友的水平令人不敢恭维,直到有一位高手言之凿凿地告诉他“定式没错,是你的朋友错了。”Andrew这才拨云见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很多年前,计算机已经能战胜人类国际象棋大师了,而在围棋人机大战之前,很多围棋业内人士其实是并不看好计算机的。因为围棋的深奥玄妙的变化不是轻易能被电脑破译的。然而,人机大战的结果,让人惊叹于世界IT的飞速发展。

  谷歌公司的CEO今年4月份曾到访过北京的聂道场,回到公司后他专门在全体员工的大会上讲解了他的中国之行,并动员员工都要学习围棋。谷歌公司还专门成立了围棋俱乐部,鼓励员工定期进行对弈交流,但因为这次造访不是俱乐部的活动时间,因此没能和谷歌公司的围棋爱好者们见面,十分遗憾。

  两个年轻的美国大学生因在布朗大学因下围棋认识,那时也正值一群美国人开始建立自己的围棋职业联盟。他们看中了这个时机,就撒手去干了。他们毫无电影背景,最初的热情不过是来源于对围棋的热爱。后来在众筹网站上筹了些钱,带上了摄影师(团队后期又多了很多人),几个人就开始了纪录片之旅。

  没想到这一干就是五年,一走就去了中、日、韩三国。采访了聂卫平,李世石,曹薰铉,甚至还有当时99岁高龄的吴清源。

  然而,这些采访有时并不是他们争取而来。五年前,他们不曾料到中日韩围棋界的泰斗们会对这几个毛头小子如此的包容和欢迎。五年前,他们也不会想到在时光走到2017年6月29日晚上七点,他们的电影让纽约的观众填满了一整个放映厅。

  当然,这部纪录片也许不可能在美国对围棋带来太多的影响,但它却是有意义的,它是开创性的。正如我们看到了围棋的星火在美国的土地上闪亮,围棋的希望被点亮了。这是令人快乐的。

  他是美国一名普通精神病科的医生,他的名字叫Dr. Paul M. Howard。他平时是一个很喜欢安静的人。生活中,他总喜欢用围棋说事儿。这个美国父亲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在他家里,有个女儿还有他的大女女婿都会下围棋,所以围棋成为了家里人之间一个特殊的纽带。

  父亲和女儿的第一次对局的很有意思,两个人排了个对角线,把棋盘生生给划分成为“老爸的一半”和“女儿的一半”。下得特别带劲。

  2006年的夏天,父亲度过了他的100岁生日。也是在那一年,他经历了几次轻微的中风。家人把父亲安排在老年公寓中,以便能够有更多时间好好照顾他。虽然他的棋力那时候已经开始下降了,但他对围棋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减退。于是女儿每天都陪着父亲下围棋。

  父亲棋力最强的时候,他可以达到10级的水平。而在他最弱的时候,他的棋力又会退到40级的水平,简直和第一天的初学者差不多。女儿的棋力一直在13级左右,所以有时候女儿会让父亲在9路棋盘上摆上3-4个子。

  虽然父亲有时候也对自己走一步臭棋表示困惑和懊恼,可大部分的时候,就算是水平非常臭,父亲仍然从这些臭棋中感受围棋的快乐——因为他深爱着围棋,更珍惜我们一起度过的每一分钟时光。

  2007年1月的时候,父亲身体健康状况已经严重恶化,被送到临终关怀医院。

  女儿全家一起飞奔到了医院。让家人特别惊讶的是,他口里面还在喃喃地念叨的,居然是“黑一手棋”、“白一手棋”……

  父亲已经虚弱到根本没有力气坐起来。家人为了满足老人的愿望,拿出了棋盘和棋子,让他能够亲自从中抓起心爱的棋子,然后再把手带到棋盘上轻轻地按下。

  父亲已经意识不到自己落子的地方,可是他身边的所有人全都能感到他的每一步棋都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步又一步,直到父亲的手势慢下来,慢到一动不动,静静地停在那里……

  如今在美国,已大约有15-20所高校拥有围棋俱乐部,其勃勃发展势态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迄今为止美国本土一共产生了5位职业初段,巧合的是都是20多岁的华裔男棋手。美国的围棋爱好者多是各界的精英人士,包括各大学教授、博士、科技人才以及商界的翘楚,也有来自各国的留学生,当然还是以中、日、韩的学生居多了。

  围棋虽然是中国的国粹,但美国人对于围棋的发明地中国却似乎没有太多的印象,仿佛一说到围棋就自然和日本联系起来,他们使用的棋具和围棋规则都是沿用日本的,在英语中的围棋术语很多都是由日语翻译过去的,例如把围棋叫做“GO”,什么“定式”、“布局”、“收官”、“三连星”、“打劫”等,很多术语都是日语的音译。说明日本人在围棋海外推广普及方面走到了我们前面。

  如今我国日益强盛,围棋正在美国取得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从奥巴马执政时期中美围棋外交,国手常昊到哈佛的围棋宣讲、津海围棋道场总教练李海职业五段在美国为期一个月的推广和普及围棋运动等,相信不远的将来,中国围棋的文化名扬美国。

  美国的围棋水平虽然不高,但美国国内的知识分子阶层对围棋项目却是十分热爱,围棋在很多美国高校中还是很有市场的。美国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竟然把围棋项目作为大学招生的一个重要参考条件除了普林斯顿大学外,哈佛大学等世界知名高校,也会特别关注学生的围棋成绩,如果孩子学习优异,棋又下得好,哈佛大学会毫不犹豫地下手抢走,提前录取。

  我们中国孩子在围棋专业课没话说,但真正能从中国本土通过围棋特长生这条路进入美国名校的却很少。原因就是从小学棋,学业荒废,英语空白。棋虽然下得好,仍然不符合人家高校需要的综合型人才的要求。曾经有中国最著名围棋道场负责人远赴美国回来之后,都感叹,“机会确实不少,但我们准备得太少了,回来努力吧!”甚至他们建议在道场开设英语课,希望一边下棋,一边学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