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长重大新闻 > 国际 >

中国离国际油气话语权还有多远

2019-09-16 14:53 - 查看:
以120万桶/天的装船量,却能成为全球60%以上原油价格的标杆,布伦特所倚重的不是英国和挪威的影响力,而是其市场的公信力 未来相当长时间,中国油气进口的数量将进一步增加,作

  以120万桶/天的装船量,却能成为全球60%以上原油价格的标杆,布伦特所倚重的不是英国和挪威的影响力,而是其市场的公信力

  未来相当长时间,中国油气进口的数量将进一步增加,作为世界最大油气进口国的地位无人挑战。图/IC

  今天的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国,时常有专家和媒体谈起石油天然气的话语权,并希望将建立中国的石油天然气话语权作为国家能源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

  仅从字面上理解,话语权就是小到一个个体的自然人,大到一个组织和国家在争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地位时的发言权。通常意义上,话语权既包括国内事务,也包括国际事务。

  国际事务的话语权,指的是以国家利益为核心、就国家事务和相关国际事务发表意见的权利,主要涉及五个方面:话语施行者、话语内容、话语对象、话语平台和话语反馈。无论谁在说、说什么和对谁说,最重要的是结果,即一个国家的话语要得到相关方的回应,自身利益要得到保证;关于国际事务的话语,要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和理解,相关事务要按希望的方向发展。话语权的背后,是这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和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公信力。

  从国际油气市场的发展历程和当前的基本特征看,石油天然气话语权应该包括两个层面的含义:一是初级话语权,即出口或进口时,交易价格能得到公平对待的权力;二是高级话语权,拥有国际油气市场规则的制订权或制订的参与权,其货币能作为国际油气市场的标价和结算货币。

  进一步分析,初级话语权指的是宣示并努力保护自身的利益,拥有和实现起来并不难;高级话语权指的是制订国际油气市场的游戏规划,掌控市场的运营,这就要求话语国必须有强大的综合实力作为支撑,被市场参与者广泛接受,符合大部分市场参与者的利益诉求并能推动行业稳定健康发展。

  国际油气市场由百多个生产和消费主权国及无数企业和个人组成,是多种利益和力量的角力场,但无论生产国还是消费国,要想拥有话语权,是否具备高效和公平的市场都是基本前提。

  2018年,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石油第一,占比33.63%;天然气第三,占比23.87%。两者合计,占比为57.5%,超过当今世界一次能源消费半数以上,是人类社会的绝对主体能源来源。自从1965年人类社会进入石油的时代以来,石油就一直是第一能源来源。

  目前,具有一定产量和消费量规模的世界石油天然气生产和消费国,均超过100个。当今人类社会基本没有不与石油天然气打交道的国家或人口,只是涉及程度的大小而已,国际油气市场或多或少地会影响到全球所有国家和人口。各方或通过市场竞争或激烈对抗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小从一国的经济发展、社会公平,大到国家间的竞争、军事冲突等,油气因素无不纠缠其中。

  2018年,世界石油产量为44.74亿吨,以均价71.31美元/桶计算,其基本价值约为2.33万亿美元;天然气产量为3.87万亿立方米,以日本、德国、英国、荷兰等国进口天然气均价8.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计算,其基本价值约为1.16万亿美元。

  从生产的角度看,1859年从美国开始工业化生产以来,160年间经历了从美国到俄罗斯到拉丁美洲再到中东,最终扩散到世界上100多个国家,越来越多的国家进入了油气生产国的行列,北极也开始了油气的开发;与之相一致的是,在传统英美为主体的私营国际大石油公司不断发展的同时,资源国国家油气公司的力量也迅速壮大。世界石油天然气行业由资源主导,丰富的资源并在国际市场中顺畅销售,决定了一个国家和企业在国际石油市场中的影响力及地位。

  从市场的角度看,通过160年的发展,国际石油天然气市场已经成为一个跨区域、较为完整的全球化运作体系。

  从石油行业看,国际石油价格体系经历了标价、官价、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等不同的发展阶段;国际石油市场形成了西北欧、美国东海岸和远东新加坡为主构成的现货市场,美国纽约商业交易所、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和迪拜商品交易所为主的三大期货交易市场,布伦特、美国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和迪拜/阿曼原油期货价格代表着国际石油价格的趋势,美元是最主要的计价和结算货币。

  从天然气行业看,美国、欧洲和日本是世界主要三大天然气市场,长期合同虽然仍是主要交易方式,但现货的比例越来越大,美国亨利中心、德国等欧洲进口液化天然气价格、日本与燃油挂钩的进口液化天然气价格是主要价格标杆,美元也是最主要的计价和结算货币。

  目前,国际油气市场已远远超越服务油气经营活动的功能,大量市场交易活动的参与者,不再以获取石油天然气实物为目的,期货交易数量远超全球石油实际产量或消费,更多地将国际油气市场作为一个投资的场所。2019年8月20日,世界最大期货交易机构美国芝商所集团原油期货交易合约为115.1955万手(即11.5亿桶),是世界石油日产量和日消费量的11.5倍,但实际交付为零。

  2018年,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和第二大能源生产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为32.735亿吨标准油,生产总量为37.7亿吨标准煤,其中石油产量为1.89亿吨,天然气产量为1615亿立方米,分别位列世界第七和第六位,并拥有约2亿吨当量的海外权益油气产量。

  不过,在国际油气市场,中国主要是以世界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国的身份出现,其中石油进口量为4.389亿吨,天然气进口量为1215亿立方米。国内外机构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未来相当长时间,中国油气进口的数量将进一步增加,作为世界最大油气进口国的地位无人挑战。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中国从世界上约50个国家进口原油或成品油,进口天然气的国家约有30个。除产油国的国家石油公司,油气进口活动中,中国需要与各种类型的国际油气企业打交道。相应的,除传统的几大国家石油公司外,近年来中国各种类型的所有制企业,纷纷参与油气进口等交易活动,并逐步扩展到出口环节,已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国内国际油气市场参与者。

  对于油气生产国,话语权既是影响力,但更多的还是维护市场稳定的责任和代价。

  160年世界石油工业发展历程说明,与话语权沾边的可能只有洛克菲勒、“七姐妹”、欧佩克和今日的超级欧佩克。不过,这些企业或组织在拥有话语权的短暂时间里,努力去做的,却是在维持国际石油市场的稳定,阻止油价崩盘,其中超级欧佩克最有代表性。

  超级欧佩克诞生于2014年下半年的石油价格暴跌之际。2017年1月1日,在欧佩克主动减产的前提下,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墨西哥等10个石油生产国同意联合减产约180万桶/天,超级欧佩克自此诞生,其中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是主角,两国承担了主要的减产责任。

  2017年初以来,油价没有继续探底并一度超过了85美元/桶,但代价却是沙特阿拉伯石油出口下降到低于700万桶/天,俄罗斯石油产量也减少了30万桶/天以上,在失去市场份额的同时,两国经济也面临较大的压力。因此,舆论紧盯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政府官员有关石油产量的表态,虽然表面上看到的是两个国家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力,或称之为话语权,但其背后却是两国维持国际石油市场稳定、防止油价崩盘的责任,要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

  消费者是,国际油气市场也不例外。第一次石油危机后于1974年成立的国际能源署,拥有30个成员国和8个联系国,其四项使命中的重点,是通过市场手段,实现能源的多元化和不断提升能源效率,并建立一定规模的石油储备,协同行动,以应对国际石油市场的短期波动。认线年来以国际能源署为代表的消费进口国争取油气话语权的具体做法,可以归纳为以下三点:

  一是油气消费进口国,应该具有用国内石油、天然气与煤炭等能源来源,在短时间内低成本转换进口能源的能力,不能对进口能源形成刚性依赖,面对国际石油市场突发危机时拥有自主的能源转换能力。

  二是油气消费进口国不能对某种特定的进口能源来源形成依赖,既不能对进口的管道石油、天然气形成依赖,也不能对从海上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形势依赖。

  三是油气进口国不能对从某些国家进口的能源形成过高的依赖,应有能力在短时间内灵活地选择供应来源。

  概括而言,油气消费进口国如想拥有话语权,保护自身的利益,就必须拥有对进口油气资源充分且灵活的市场选择能力。

  今天无论对于石油天然气生产国或消费进口国,或是两者兼而有之的国家,如想拥有高级油气话语权,就必须具备四个条件,缺一不可。

  一是拥有完全可自由兑换的货币,该货币具有强大的购买力和保值能力,并成为油气交易的计价和结算货币,使油气资源国可以使用这种货币从国际市场进口必须的商品和服务。

  二是强大的经济实力,能够提供规模巨大的国际公众品服务。2010年至2014年,欧佩克累计石油出口收入52132亿美元,非欧佩克为16339亿美元,合计高达6.85万亿美元,其中2011年至2013年欧佩克年度出口收入均突破万亿美元。2013年,全球主权财富基金总规模为5.3万亿美元,其中3.2万亿美元属于石油输出国。因此,提供计价和结算货币的国家,必须拥有巨大的商品提供能力和非商品服务,诸如债券和投资等,方能吸纳这些石油美元,保证货币的稳定环流。

  三是国家经济和货币政策的稳定及可预知,社会和政治的稳定,信息的高度透明,这些条件是确保其货币能够可自由兑换、保证货币购买力和保值能力的前提。承担油气计价和结算货币的国家,一定是全世界的研究对象,需要信息的无限透明和公开。

  四是上至政治家下到百姓对外部世界的高度包容,价值观的充分多元,对操纵、阴谋、剥削、掠夺、欺诈都能容忍,对各种名目的或善意的批评或恶意的诽谤,都能予以容忍。某种程度上,拥有国际事务至上话语权的国家,一定是全世界最大的“垃圾桶”。

  强大的综合实力支撑高效公平的市场。只有高效的市场,才能对全球油气资源进行有效的配置,才能推动和促进世界油气产业的健康稳定发展;只有公平的市场,才能保证世界上百多个油气生产和消费主权国及同样数量众多的企业、个人不用脚投票,油气话语权才不会变成自说自话的梦呓。

  世界三大石油交易所都由美国企业控制,美元是计价和结算货币,加之美国是世界最大油气生产和消费国,一般人可能认为美国就是那个拥有石油天然气高级话语权的国家,但特朗普对油价的焦虑说明美国并不能控制这个市场。

  事实上,今天由多地现货和期货交易等构成的国际石油天然气市场,是由无数参与者自觉或不自觉地使用了美英等国市场经济最新成果的结果。利用了美元这个世界超级货币,利用了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国际油气市场成为一个全球化的、近乎完全竞争的、高效公平的市场,美国也仅是其中的一分子而已。而这个国际油气市场本身,也是全球化的重要实践成果。

  专家和媒体讨论的中国石油天然气话语权,应该包含四个层次的内容:石油天然气需求得到充足和稳定的供应,经济上得到全球基本一致的公平对待,人民币作为国际石油天然气市场计价和结算货币或之一,拥有与自身经济规模和政治地位相一致的、对国际油气行业的决定性影响。当前的现实是,初级油气话语权中国是有保证的,并正在不断增强,但应该清醒认识到,要想拥有所希望的高级油气话语权,我们还需做出长期艰苦的努力。